名家訪談

famous interviews

主頁 > 皖籍名人 > 名家訪談 >

董明珠:政府對企業最大的創新支持不是給錢

發布時間:2017-04-06 09:22:04文章來源: 澎湃新聞網責任編輯:征服
格力電器曾經歷一年被挖走600多名技術員的尷尬處境,格力電器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也曾公開表示,愿意格力成為家電行業的黃埔軍校,格力不會去外面挖一個人。 去年8月,在紀錄片《中國實驗室》拍攝期間,董明珠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,人才流失最好的解決方案是不斷培養人才。在她…

  格力電器曾經歷一年被挖走600多名技術員的尷尬處境,格力電器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也曾公開表示,愿意格力成為家電行業的黃埔軍校,格力不會去外面挖一個人。

  去年8月,在紀錄片《中國實驗室》拍攝期間,董明珠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,人才流失最好的解決方案是不斷培養人才。在她看來,很多人是急功近利的,是利益驅使的,你不能要求每一個人講奉獻。她說,盡管2014年被挖走了600多名技術人員,但并沒有影響格力的創新,就是在這一年,格力推出了具有顛覆性的空調產品“光伏直驅變頻多聯機”。

  她認為,對于創新型產品,技術含量高的產品,政府應該大規模去使用它,這就是最大的支持。而不是簡單地說給企業錢。

  光伏空調市場有多大?

  澎湃新聞:2014年,格力推出了具有顛覆性的空調產品“光伏直驅變頻多聯機”,今年(2015年)年中的數據顯示,除了17臺銷往國內的天津、上海、珠海等地外,有332臺全部售往馬來西亞,為什么這個產品在國外更受歡迎?

  董明珠:這個產品在我們空調領域來講,實際上是一種顛覆性的突破。我們常規的思維是空調應該用電。理所當然,它的來源就是城市電網提供的電。我們企業開發這樣的技術,是因為2012年的時候,大面積出現了Pm2.5的現象,對我們的生活和身體健康帶來了嚴重的影響。我覺得對一個制造業企業來講,特別是空調,它是一個大的耗電產品,需要大量的電來支持。目前,中國更多的電是靠燃燒煤碳獲得的,所以我們就在思考這個問題。在我們的生活發生變化的同時,我們不希望以破壞人類生存的環境為代價,我們要檢討。

  現在不用空調是不可能的,但是怎么樣能解決這個問題呢?格力既是一個專業化的企業,也是一個自主創新的戰略規劃企業,我們應該有擔當。因此,我們就開始發力,研究這個技術,我們用了兩年時間實現了突破。突破以后,我們不僅給消費者帶來了節能的改變,如果我們的太陽能用得好的話,可能是越熱的時候,越需要用電的時候,越不用花電費。這對消費者來說,起到了節能的作用。

  更重要的作用是對環境的保護。如果中國全部用光伏空調,那我們可以至少節約30%的煤炭消耗,數據非常龐大。如果從全球來講,就更廣了。在中東地區,50%的電是用于空調的,因為天氣特別熱。所以這個技術是顛覆性的技術突破,受到了整個世界的矚目。特別是有環保意識的人,從自身的需求,包括對人類的支持來講,他都義不容辭地選擇這個產品。我們現在國外的訂單非常多,國內我們也在做,可能由于這樣或那樣的原因,特別是有些人說,一次性投入要增加多少,但他沒有想三五年以后,這種投入就會收回來。更重要的不是投入收回來,而是對人類生存環境的貢獻。這是非常有意義的。

  世界上對中國制造的評價都認為是低質、低價。我們就要用我們的質量、技術、承諾,改變別人對中國制造的印象。

  澎湃新聞:未來,光伏空調的海外市場很大,有人說,海外市場會是格力未來重點的發展方向,可能比國內市場還好,你怎么看?

  董明珠:這個我倒不認同。中國有13億人口,市場量要遠遠大于任何一個國家。而且現在消費的潛力非常高。并不是說格力有了光伏技術,國外市場會比國內市場變得更多。只要有環保意識,我認為這個產品就有市場。因為這個技術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,也就是說,消費者只要用光伏空調,他唯一的選擇就是格力。所以在國際上來講,環保意識更強的國家,像中東、巴西,偏熱的地方,那里消費者的渴望和需求更迫切,無形之中給我們帶來了市場。

  我們的市場在擴大,并不是說我走到哪里去了,關鍵是我們的技術給別人帶來了改變。這是非常重要的。我覺得一個企業,并不單純考慮盈利,也不是說要占多大的市場,實際上不是由你自己來決定的。我們更多的思考已經不像過去了,特別是格力這幾年來一直堅持自己的底線,就是人類的生存,環境是我們第一考量的要素。第二,是給消費者帶來真正的生活品質的提高。這是一個制造業企業存在的真正價值。

  所以我認為,國內和國際的市場,你不要把它截然分開,說國外的市場會比國內的市場大。像我們這種光伏空調,農村的市場是巨大的,農民的住所基本上是別墅型的,一棟一棟獨立的。這種光伏空調不僅能讓農民的生活質量發生變化,更重要的是,對糧食保護起到很好的作用。我們過去吃的糧食都是陳糧,你看現在人吃的都不是當年的米,基本上是第二年的,有的甚至是兩年以前的米。米的質量問題,是我們現在很多人都在注意的。甚至由于污染等等原因,對食品安全都很擔心。農民如果用了光伏空調,就可以保證糧食一年以后還可以吃著像當年收割下來一樣,米還能保證當時收割下來的結構,就是營養成分等等,都不發生任何變化,這是一大貢獻。所以我覺得中國的市場可能更大。

  澎湃新聞:聽說格力在東北有一塊農田,格力現在有在做這方面的實驗嗎?

  董明珠:全國各地都希望自己的工業有所發展,東北也希望我們去投資工業。像松原(吉林省下轄的地級市——編注)這樣一個糧食城市,如果我們僅僅為了眼前那一點點利益,用工業破壞了環境,我們對未來的子孫都沒辦法交代。所以當時我就說,你們這里要做一個現代化的農業城市,一樣可以創造很多財富,這種財富不僅僅是眼前的財富,更是一個長遠的財富。

  所以,我們用自己的技術能力和營銷能力,在那里成立了糧食集團。我們希望那里提供的糧食都是無公害的,所以松原的糧食,把我們的技術加進去,在一年甚至兩年內都可以保證糧食的營養不被破壞,同時保證質量和安全。此外,我們把工業和農業結合起來,未來我們希望把松原打造成一個現代化的農業、工業城市。我們很多的技術可以延伸到那里去。

  澎湃新聞:聽說光伏空調在研發過程中燒掉了很多發電機,投入很大?

  董明珠:為什么講格力有一個創新平臺?就是說,所有人,只要他有想法,我們就會讓他的想法夢想成真。其實很多搞技術的年輕人是非常可愛的。是因為沒有給他營造很好的環境,而導致很多人迷失了方向,可能他就會隨波逐流。但是你創造這樣的環境以后,很多優秀的人可以真的沉下來進行研究,他不會被金錢所誘惑。這點在我們的年輕人當中已經能夠看得到,包括我們這一屆來的90后的孩子。大多數90后的孩子是比較難調教的,而且90后的孩子生活的背景和我們那時候的背景是完全不同的。所以你要用這個時代的眼光來看他們,他們依然是可愛的人。

  人才流失了怎么辦?

  澎湃新聞:你在很多場合提過人才流失的問題,2014年,格力被挖走了600多名技術員,現在,你對這個問題有沒有解決方案?

  董明珠:最好的解決方案就是不斷培養人才,因為你阻止不了他們,僅僅靠加薪根本不是解決辦法。假設我給他100萬元,那對方可以出300萬元、500萬元,所以這不是一個根本的條件。根本的條件是創造一個平臺,讓更多的年輕人在這個過程當中,像總理提出的那樣“人人創業,萬眾創新”。在這樣一個時代,我希望在這里工作的人能盡情把他的智慧釋放出來。

  對于走的人,我們認為這些人沒有感恩之心,在這里待十年八年,翅膀硬了就自己飛出去了,但是你要知道,那些飛出去的人并沒有成功,為什么?因為他沒有這樣的氛圍和文化。比如,我們有一個人去了奧克斯,在我們這里就是一個普通技術人員,到他那里就變成了技術總監,但是一年以后,他和記者說,他感到自己多么茫然,這時他才想到格力電器的平臺是多么的好。但是他想回來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。他說不知道自己出路在哪里,他已經迷茫了。所以一個團隊非常重要。

  我們去強化團隊建設,在這個平臺上,人人都能把自己的智慧釋放出來,這就是我們的創新文化。當然我們不能靠一個人,我們去年走了600多人,但是并沒有影響我們企業的創新,最頂級的一款空調已經出來了,是一幅油畫。我們的產品再也不能是冷冰冰的產品,一定要讓大家感受到一種藝術性,這是一種享受。不僅能從身體上感受,還能從視覺上感到一種美。這就是我們講的,對技術的追求是永無止境的。這個目標不是別人給你定的,而是我們自己給自己定的目標。

  所以人才究竟怎么樣來認定,流失多了是不是這個企業就不行了?我覺得不是。因為很多人是急功近利的,很多人是利益驅使的,你不能要求每一個人講奉獻。他在一個企業干了多少年,有感恩之心,回報這個企業,你不能要求每一個人都做到這一點。既然不能每一個人做到,他想走你就讓他走。

  澎湃新聞:格力在激發研究人員的科技創新積極性方面有哪些做法?

  董明珠:我并不主張用金錢。比如說我給你多少錢,你搞一個東西出來。如果一個有信仰的年輕人,知道自己的價值在哪里,我更主張讓他感覺到自己的價值存在。人人受到別人的尊重,我覺得這就是我們所追求的。當然,我們創造的財富肯定要和大家共享。沒有理由現在還讓我們的員工還去住鐵皮棚子,但那個年代我們就住過鐵皮棚子。所以我們講,物質和精神生活這兩者之間是要分開。我們更主張是靠精神而不是靠物質。

  格力如何走上創新之路

  澎湃新聞:格力在2001年的時候打算去日本采購變頻多聯空調技術,遭到了回絕,然后就開始自己研發。你能講一講當時的情況嗎?

  董明珠:有一個大背景,日本在1995年就全面進入變頻時代,當時日本的壓縮機在中國非常流行。而且大家都知道,日本的壓縮機是最好的,但恰恰我們在2005年以前連能效等級都沒有。能效等級都沒有是什么概念呢?就是說,我們的空調可能比風扇的冷量要足一點而已,它沒有技術含量。

  所以,格力電器也一樣,雖然我們對外是一個專業化的只做空調的企業,但是在當時,我們也沒有技術。我們唯一就靠什么?用料。別人用冷軋板,我用鍍鋅板,別人用電容600個小時,我用2000個小時,就是用的材料比別人貴。用的銅,別人用0.5厚我就用1.0厚。經常那時候講說格力空調好,好在哪里?重十幾公斤。它不是一種技術的升華,而是市場上對你的認可。

  2005年,國家連能效等級都沒有,可想而知,有什么先進技術。所以,當時我們遇到一拖多產品需求的時候,我們以為這個可能是很簡單的東西,但是發現做不了。這時我們是跟別人一樣的思維。因為中國當時引以為豪的就是合資企業,合資企業買來別人的技術,這個企業就好像很先進。那時候我們沒有,我們靠自己用真材實料做,但一樣是沒有技術。這時我們開始在想,檢討,是不是我們也應該去買別人的技術。根本沒想到自己研發。

  但是我們去的時候別人就說,這個技術是不能賣的。為什么?目前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技術。那這句話就敲醒了我,我們所謂的合資,我們所謂的買別人的技術,基本上是別人淘汰了給你的,所以你必須要走自主創新的道路。所以那年開始,我們就開始搞自主研發,直到2012年,我們才三個研究院。但是又用這三年的時間,我們現在已經有七個研究院了。我們厚積薄發,在后期更加審視到研發的重要性。

  當然,研發不僅是為了市場。我覺得一個優秀的企業,它所有未開發的產品,一定和消費者是有關系的,什么關系?就是你給別人的生活帶來了質量的改變。或者是生活享受模式的改變。這就是你企業的追求。所以我們這時候清醒地認識到,你要做一個有擔當的、真正國際一流的企業,必須要有自主創新的能力。格力到2011年的時候,專利技術產品也才5000項不到,但是現在已經是15000多項了。一年就有5000多個專利出現。在這個上面我們的投入是不計成本的。

  很多人說,你投那么多合算嗎?別人不投那么多也能賺錢,你投錢你能賺多少?當然,站在個人角度,可能說干幾年就要退休了,眼前這幾年怎么混都可以。但是想一想,一個企業一定要與國家結合起來,你要想,你該擔當的責任是什么。所以,你不能考慮一年兩年,而應考慮一百年。未來這個企業發展什么樣,未來這個企業是一個國際化的企業,是為全世界服務的。你怎么樣為它服務?就是你不斷要有創造性的東西,提高我們的生活質量。

  澎湃新聞:格力一直踐行研發投入無上限,未來這個戰略會有改變嗎?

  董明珠:不會改變。可能你們現在更多關心的是智能化制造、無人車間。但是現在我關心的還不是這個。我們怎么讓它無人化?現在很多頂級的數控機床不在中國。為什么不能用我的實力去服務于全世界呢?所以我們現在研究的是,根據自身需求做自動化的設計改造,圍繞著產品質量控制來做研究。為什么我們現在可以承諾6年免費服務,甚至我們現在所有的新產品兩年包換,兩年之內用著有質量問題根本不給你修?實際上這個最大的挑戰不是市場,是我們自己。你要把這個承諾兌現,就要絕對做到產品不受售后服務拖累。售后服務太多的話,成本支撐不起。

  創新最大的敵人是沒有決心

  澎湃新聞:格力的大股東還是國資委,2014年的數據顯示占18.35%。大股東在企業的科技創新中正面和負面的作用是什么樣的?

  董明珠:我覺得大家一講到國企民企,就好像是在說,國企對于研發就有什么負面或者正面影響。我覺得這取決于管理者。你用什么樣的心態去做一個企業很重要。我不能瞻前顧后,也不能考慮自己的烏紗帽、自己的權利。一般情況,都是想到自己的個人東西太多,所以畏手畏腳。這樣做了以后會不會挨批評?那樣做了會不會出問題?我覺得管理者就要坦蕩無私。你真的有夢想,就把企業當自己家一樣去守護,打造成百年企業。我相信很多問題是可以解決的。

  澎湃新聞:在你看來,創新最大的敵人或者說障礙是什么?

  董明珠:沒有決心。你如果老是想到自己,比如說,我現在投入研發10個億,會不會沒有結果,會不會有人追究我的責任。你想很多,根本放不開手腳。但是我認為,我們鎖定了一個目標,就一定要實現。光伏空調就是很典型的例子。大家覺得不可思議,光伏,怎么可能實現呢?但是我和技術人員講,一定能實現,你告訴我難在哪里?難在內心的世界。你只要找到這個點就能突破。

  現在我們的新技術已經不是在光伏這個領域了。我們新能源研究院專門研究如何跟能源結合起來的新技術產品,已經不僅僅是光伏了。我有一天要打造這樣一個智能產品,就是一個家庭,只需一臺空調,把家里所有電器產品(的用電消耗)都提供了,完全是零消耗的。如果只顧眼前,那我什么時候能研究出來?我就不研究了。但你要想到社會的責任,你就必須去做。這個智能空調做出來之后,不僅家里所有電器產品全都不要電費,而且有一個智能控制中心,可以把人的生活結合起來,比如我們的安防。

  有的人問,你為什么要做手機?你是不是和雷軍打賭?如果一個管理者,用這樣的心胸去做企業,就是拿企業在開玩笑。我們為什么做手機?它是一個智能聯通工具,它不僅是一個通信的作用,更多可以在智能系統里得到根本解決。這就是它的價值所在。那產品質量怎么保證?格力是中國唯一一個能加工核心部件的空調生產企業。

  很多人都問我,董明珠,你值不值得?非常值得。當有一天我退休以后,再回到企業來看,這是鼎立于世界的企業,是一個有創新文化的企業。任何人在和不在,他都不能左右這個企業。企業文化很重要,什么樣的土壤就培育出什么樣的東西,所以我覺得非常重要。現在像磁懸浮空調的壓縮機,中國只有格力能夠制造。全世界也只有兩家。另一個是丹麥的丹佛斯(Danfoss)。這些東西真的是要靠全身心的投入,你不是逐利而行,也不是靠眼前的一點點利益。

  澎湃新聞:格力一直以來專注空調,外界還有關于格力多元化這一塊,現在也涉及到很多小家電,做手機是不是多元化的第一步呢?未來,多元化這一塊有什么打算?

  董明珠:多元化和專業化。專業化是給自己挑戰,因為在當時的背景下,我們沒有自己的技術的時候,多元化可能就是逐利而行,就是說因為那個行業賺錢,就去做了。你看中國的家電行業都進入房地產行業了。為什么?房地產比較賺錢。但格力是唯一一個不做房地產的。我們就堅守這個。曾經有人說,董明珠你做房地產不好嗎?能賺錢。我說,我不希望房地產破壞了我們整個企業文化。當每一個人都開始逐利而行,為了賺錢不擇手段,我們就放棄了制造業,我們要堅守原則。

  至于多元化,我們現在的生活電器像冰箱什么的都能生產,而且增加了兩個品牌,一個是大松,一個是晶弘。我們講格力的市場多樣化。為什么又做兩個品牌?因為從中國走向世界,一個品牌是不行的,我們要有更多的品牌走出去。

  我的電器起點非常高,我跟他們講,要做,一定是藝術品。而且內涵一定要好。我們過去看了很多電器產品,什么爆炸了,起火了,我們在這個基礎上再來做這個產品,我們就是失敗者。曾經很多人問我,格力電器做得這么好,你們跟哪個企業比?你們是按照哪個標準?我說,消費者的需求就是標準,消費者的安全就是標準。這就是最高標準。你不要認為滿足了某一個標準就很好。我經常跟員工講,行業內我們比別人好,那你跟1米個子比當然是偉大的。但你敢不敢跟2米個子比?你跟姚明比,你比不比他高?所以我們在做產品的過程中,一定是最高標準要求自己。

  格力電器已經在產業上鏈上多元化了,比如說我們的電器,我們的壓縮機,核心部件已經開始對外銷售,已經形成了一個新的產業鏈。不是為了擴張,不是為了自己多元化而多元化,因為自己的技術達到了那個能力。比如說模具,過去格力可以說是模具起家的企業。因為當時有一個冠雄模具廠,海利空調器廠,加上珠海特區工業發展總公司,我們是三家組合起來形成的合資公司。格力電器過去的20多年,都是修模廠。它沒有自己的技術含量,所有的模具都是外面進來的,我們跟在后面擦屁股,修模,幾百人白白浪費了。但我們現在完全是自給自足。現在我們的模具,在我們這個行業,沒有人能和我比。

  澎湃新聞:你理解的“科技創新”是什么?

  董明珠:創造更多的、可以提高生活品質的、提高生活享受的產品,就是科技創新。我們創造了一個別人沒有的東西。特別是像我們空調行業,記得過去我們技術人員覺得我們比其他企業好就不錯了。科技創新就是要原創性的東西。別人沒有的東西,你能把它研發出來,那就是我們講的科技創新。如果簡單地模仿,我不認同。

  澎湃新聞:從小到大,你做過最有意思的創新有哪些?

  董明珠:這個比較難回答。我這個人比較喜歡挑戰自我,敢于挑戰自我的人才會有創新的動力。我不懂空調。我并不是個懂技術的人,但我往往會給技術人員提出很多很好的建議。我認為,格力電器近兩年最大的改變就是從過去的模仿型,真正成為了創造型的企業。

  澎湃新聞:外界認為你是一個比較強勢的老板,會不會有員工因為畏懼,而沒有表達自己關于創新的想法呢?

  董明珠:那是兩件事。我們有一個很好的創新平臺。只要你有想法,都會給你機會。

  大家認為的強勢是我們有鐵的紀律。這個紀律規章制度任何人不能破壞,包括我在內。不管誰破壞了制度都要受到懲罰。可能在別人眼里,覺得我很強勢。你認為紅綠燈是不是強勢?按道理紅綠燈不應該設,我們靠自覺嘛!你認為行不行?不行。你違規了,該不該懲罰?該懲罰。所以一個國家也好,一個企業也好,必須有紀律。大家認同的東西就要去遵守,誰破壞了就是破壞了大眾的利益,就要受到懲罰。所以我在這上面是非常講原則的。哪怕你是再好的員工,你破壞了這個企業的紀律、規章制度,你都要受到懲罰。

  但對于創新來講,只要你有想法,我們一定會提供平臺給你。這是無障礙的。我本身就喜歡創新,特別是企業的發展更加需要創新。其實很多年輕人,80后、90后,他們有很多很好的想法,只是他們沒有這個機會。其實“人人創新、萬眾創業”并不是說在網上開個店、當個老板就算創新。我覺得人人創新是你給他機會和平臺,在任何地方,都可以體現出來。

  澎湃新聞:你覺得政府應該做哪些工作來促進企業創新?

  董明珠:對于創新型產品,技術含量高的產品,政府應該大規模去使用它,那就是最大的支持。而不是簡單地說給你錢,給錢是沒用的。企業在市場競爭中本身就會優勝劣汰。

  澎湃新聞:作為一個企業家,你如何看待企業在推動“中國制造”向“中國創造”轉變過程中發揮的作用?

  董明珠:企業本身就是實體經濟嘛。在30年前,或者說,20年前,我們生活的環境和今天是不一樣的。生活質量在不斷提高,就是因為制造業創造出很多改變我們生活的產品。制造業的創新讓人有生活質量的提升,但是,我們的創新不是讓人變懶,而是讓人更加勤奮,勤奮不是簡單地靠體力,而是靠智慧。

  澎湃新聞:你有沒有想過,在格力的世界里,人們的未來是一個什么樣的生活狀態?比如說,智能家居?整個家庭都用了格力之后是什么狀態?

  董明珠:比如說,我們人在外面,就可以通過手機,看到家里的每一個角落,每一個產品,隨時可以查找到當月消耗的情況。甚至于我在手機上就可以監控產品質量,它和我的總部是連通的。每一個消費者不用擔心產品質量問題,在我的總部就可以監控到產品質量。一旦有異常,我們就會上門服務,這樣可以完全解決消費者說空調壞了或電飯鍋什么的壞了,你打電話找人維修,但找不到人之類問題。更重要的是,我們這個空調主宰著家里所有的電器產品,讓它在一個安全的狀態下運行。比如說,我們現在有個電燈是220伏的,但如果用格力空調發電,可能只在20幾伏特下面。保證消費者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中,不會有觸電漏電事故發生。這些應該是將來的發展方向。

  政府對企業最大的支持不是給錢

  澎湃新聞:上海應該是格力蠻大的一個市場,你是怎么看上海的科技創新環境的呢?

  董明珠:我們現在正考慮在上海建一個基地。和上海相比,珠海是小。但是用格力比,上海有幾個格力呢?一個企業的發展,它不是單一的。一定要和社會的責任擔當聯系起來。

  澎湃新聞:對于創新來講,制度重不重要?

  董明珠:當然重要。其實不僅對創新來講制度重要,一個國家,一個社會,一個企業,包括一個家庭,制度都是重要的。你認為家庭沒有制度嗎?我覺得也一樣有制度。制度非常重要。某些人可能講說,你約束了我,你不講民主,其實那不是民主,那是規矩。當我們的行為已經破壞了別人時,你覺得那是民主嗎?不是的。所以我覺得,制度建設在任何時候都是重要的。我比較注重強調的就是制度建設。

  澎湃新聞:作為一個科技創新的企業,你希望政府給什么樣的制度環境?

  董明珠:政府部門對企業最大的支持,特別是對我們這種致力于走自主創新道路的企業來講,對于先進的產品,政府在采購、招標的過程當中,應該做第一個選項,這就是最大的支持。應該在一種良性狀態中,不是說政府給一點錢(就可以了)。政府一給錢好了,企業就想著怎么去政府把錢騙回來。真正有實力的企業,應該自己有擔當,自己可以到銀行貸款嘛。

關于我們|聯系我們|合作伙伴|版權隱私|法律聲明|網站地圖|意見反饋|廣告服務

快乐十分最高奖励